• 英國升學,英國院校
  • 美國升學,美國院校
  • 澳洲升學,澳洲院校
  • 紐西蘭升學,紐西蘭院校
  • 加拿大升學,加拿大院校
  • 日本升學,日本院校
  • 新加坡升學,新加坡院校
  • 荷蘭升學,荷蘭院校
  • 中國升學,中國院校
  • 學聯旅遊
  • 學聯國際文化交流中心
  • 學聯遊學中心
  • 國際學生證
  • 歐洲巴士團
  • 歐洲火車證
  • 學生機票

"海歸"成"海待"有兩大癥結

一段時間以來,伴隨著求職市場中“海歸”一族的增多,從“海歸待業”演變而來的“海待”一詞也逐漸被人們所熟悉。根據世界HR實驗室經過近期對隨機抽取的1500多個“海歸”樣本進行統計的結果顯示,有35%以上的海歸存在就業困難,同時40%海歸感覺自己的職業方向出錯,他們不知道自己適合從事什么職業,年薪究竟應該是多少。為什么那么多海歸會遭遇到就業困難?海歸就業真的那么困難嗎?

記者采訪了世界經理人信息有限公司CEO丁海森,他將海歸就業困難的原因歸結為“自身定位模糊”和“人才與用人單位信息不對稱”兩點。

■不同海歸背景造成不同就業形勢

為了探究海歸就業難問題的根源,世界HR實驗室至2004年初以來,統計分析20個大中型城市和800家不同類型的企業,針對海歸的就業傾向與能力得出的測評結論發現:美國海歸比美國以外的英聯邦國家、德國、法國和日本海歸更能適應國內商業環境,更能找準自己的定位,這特別體現在薪金和職位方面。資料顯示,美國海歸中70%的人明確知道自己應該從事什么樣的職業,而美國以外的海歸中則只有65.3%的人職業傾向明確;美國海歸中83%的人員清楚自己應該從什么職位做起,而美國以外的海歸職位傾向明確的只有一半;美國海歸中明確自己教育背景水平的占91%,而同樣情況的美國以外的海歸只占83%。

丁海森認為,造成美國海歸比美國以外海歸適應國內人才市場的能力更強的原因有以下三方面:

首先,是訓練的嚴謹性不同。美國大學的碩士培養期通常為三年,而美國以外的國家通常為一年,其學生所受教育系統性不如前者。去美國讀書,生存壓力很大,學生如果沒有獎學金的資助,靠家庭資助很少能夠支撐,一般都會努力打工,這樣就有充分地鍛煉適應社會能力的機會,而在美國以外的國家讀書,由于其學制短,很多學生靠家庭資助就可完成學業,沒有生存的緊迫感。成功申請到美國讀書的學生一般來自國內的著名高校,而去美國以外國家留學的學生來自二三流高校的比率比較大,學生素質也比前者略差。

其次,是國家對待教育的態度不同。英聯邦之中許多國家都將教育作為一種出口的產業,這種產業化會在一定程度上導致招生門坎的降低,而美國大學一直保持著嚴格的入學條件,從未松動過,其教育的起點就比前者要高。

再次,美國海歸回國后首要目的與美國以外國家的海歸不同。學制較短的美國以外的海歸回國后通常想趕快收回投資,于是就產生了盲目要價、不隨行就市的現象;美國海歸經過比較長時間的磨煉,對待自己的目標薪資則會比較保守和理智。

■解決自身定位的兩種模糊

目前人才市場上有著留學背景的人員,并沒有像他們所期待的成為雇傭單位的搶手人才,反而由于自身定位模糊,在就業中產生了巨大的困難。丁海森根據研究認為,海歸自身定位模糊主要有兩種情況:

第一種情況是海歸在求職時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樣的工作,甚至在面試時對用人單位表示“讓干什么就干什么”。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沒有工作經驗的海歸通常將職業定位在“學什么做什么”,反倒比較固定;于出國留學之前有過工作經驗的海歸出現這種模糊的可能性比較大。

第二種模糊是海歸看不清自己的實際水平,而只是認為自己是海歸,向用人單位亂開價。丁海森曾經為一位留學德國三年的海歸進行人才測評,發現這位海歸幾乎不會德語,英語也只相當于國內本科一年級的水平,語言水平尚且如此,更不要談學到什么東西了。丁海森說,目前這種去英國或澳大利亞讀一年碩士課程,毫無工作經驗的小海歸要價月薪七八千的情況很多,導致很多HR經理拒絕給海歸面試的機會。他建議學生在留學時一定要謹慎,選擇正規的教育機構進行學習。

■信息不對稱導致人才供需不暢

2004年初,世界HR實驗室在統計、分析海歸就業市場時發現,海歸就業形勢并非如社會反映的那樣嚴峻,存在問題在于企業與海歸之間信息不對稱所致。丁海森指出,現在的海歸不是找不著工作,而是工作找不著海歸。

他說,造成這種信息不對稱的主要原因之一是被不合格的海歸“嚇怕了”的單位不得已想出種種辦法來卡住不合要求的海歸,而由于辦法不當,在他們卡住不合格海歸的同時也將一些優秀的海歸拒之門外。企業不是學歷鑒定機構,面對越來越多的海歸應聘者,他們沒有能力也沒有精力來逐個科學地鑒定他們的學歷和能力,于是有些企業的職位就干脆對海歸關上了大門。

另一個造成信息不對稱的重要原因是來自海歸本身,他們其中一部分人有真才實學卻無人可以鑒定證明,得不到用人單位的承認;還有一些海歸,他們在求職的時候注意力只放在如何將自己的簡歷“裝飾”得看上去更加漂亮、更加面面俱到,而不是用人單位到底要什么樣的人才。當他坐在面試考官面前的時候,考官會發覺他根本不是簡歷上的那個人。

丁海森說,目前企業和海歸并沒有一個方便、可靠的交流平臺,在這種情況下,海歸應該從回國之前就多方搜集國內才市的行情,同時客觀地審視自己,找到一個明確、現實的定位。